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子竞技 >《深井效应》: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「十八公斤」 >

《深井效应》: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「十八公斤」

评论671条
研究的起源,来自一个口误

在1985年的某一天,文斯.费利帝医师在圣地牙哥的凯萨肥胖诊所,準备见他这一天的第一位病人。如果你和他一起在医院餐厅排队点餐,或是在走廊上和他擦肩而过,应该会对他的行为举止印象深刻,然后用「庄重」、「沉着」这些词彙形容他。他有一头浓密的白髮,看上去就是位态度庄重的知识份子,随时可能会上电视主持新闻节目,或冷静地为合不来的两个政客主持一场辩论。他说话时很有自信、很有威严,而且条理分明——所以,当费利帝医师把这个故事说给我听时,我着实吓了一跳。原来他最伟大的医学发现,是口误所致。

唐娜是名53岁的妇女,患有严重的糖尿病,体重也过重。过去曾在2年内靠新减重计画成功减了大约45公斤,结果在过去6个月又全部胖了回来。费利帝感到挫败的同时,也放不下自己的责任心。他实在不晓得唐娜为什幺会减重失败,她之前明明表现得那幺好,她的努力明明换来了成功……结果她又回到原点了。

费利帝下定决心要找到最根本的原因。

他对病人提出一连串的基本问题:妳出生的时候有多重?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多重?上高中的时候有多重?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是几岁?

结果,他唸错了。

费利帝本来想问的是:「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是几岁?」结果他不小心说成:「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」

「18公斤。」唐娜回答。

听到唐娜的回答,费利帝愣了一下。等等,妳说「18公斤」?

他相信自己只是听错了。沉默一小段时间后,不知道为什幺,他又对唐娜提出相同的问题。说不定唐娜说错了,说不定她想表达的是「48公斤」。

「抱歉,唐娜,妳可以再说一次吗?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」

她没有说话。

费利帝隐约感觉到这之中有隐情,于是静静地等待唐娜回答。当了二十几年医师,他知道病人经常在漫长的沉默后说出帮助他诊断病症的关键资讯。

「那时候我18公斤。」唐娜垂着头说。

费利帝震惊地等她说下去。

「我那时候4岁。是跟我父亲。」她说。

费利帝告诉我,当时他惊呆了,但是他很努力隐藏自己的情绪(这种挣扎我自己也经历过无数次)。他行医23年,没有一次为病人做健康检查的时候,听病人提到自己被性侵的经历。你现在听我这幺说,可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,但这可能是因为费利帝从来没向病人问起这件事。而且当时是1980年代,那时人们比现在更不愿说出自己被侵犯的经历。我问起这件事时,费利帝说应该是他从来没问过。毕竟他是个医师,不是谘商师。

梦游的复胖病人

帮唐娜看诊后又过了几个星期,费利帝帮派蒂看诊——另一位加入新减重计画治疗的病人。派蒂和唐娜一样都减重失败了,她一开始是模範病人,在短短51週从185公斤减到60公斤,后来却前功尽弃了。这个现象不只发生在派蒂和唐娜身上,其他执行这种减重计画的病人一开始也很成功,甚至有人在1年内减了136公斤。费利帝在兴奋的同时,也为病人的高复胖率感到困惑不已。假如是刚开始这项计画的病人复胖,那还可以理解,因为这计画本来就不简单。问题是,最成功减重的病人,反而最有可能放弃——这些人明明坚持了最久、效果最好啊!结果,他们刚调整到理想体重,正应该庆祝自己达成目标时,这些成功的病人就突然消失了。他们有的永久退出计画,有的离开几个月后回到诊所,之前减掉的重量又回来了。费利帝和他的同事百思不得其解,他们明明已经找到治疗肥胖这种顽固问题的方法,现在却发现减重计画不能持久,而且还找不到背后的原因。

费利帝这次和派蒂见面,希望能釐清她的问题。他知道派蒂快要放弃了,因为她的体重正迅速朝反方向跑。光是过去3週,就胖了快20公斤。费利帝希望能及时挽救她。

他为派蒂做身体检查,寻找突然增重的原因。会不会是心脏衰竭,导致体内累积大量液体?至少在费利帝医师看来,派蒂并没有水肿,应该不是心衰竭造成的复胖。那会不会是甲状腺出了问题?费利帝更仔细检查她的头髮、皮肤和指甲,但没有看到任何乾燥或头髮稀疏的状况,而且她的甲状腺也没有肿大或过小。他找不到任何代谢问题的物理迹象。

检查过清单上的所有项目后,费利帝请派蒂坐下来谈谈。

「派蒂,妳觉得问题出在哪里?」

「你是说体重问题吗?」

「对。」

她的笑容变小了,低头盯着自己的手。

「我好像会梦游起来吃东西。」她难为情地说。

「什幺意思?」费利帝问。

「我小时候会梦游,但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了。我自己一个人住,晚上睡觉时厨房很乾净整齐,可是最近早上醒来却发现锅碗盘都髒了,盒子和罐子不知道被谁打开——很明显是有人在我的厨房里煮饭和吃饭,可是我完全不记得有这件事。既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而且我越来越胖,那应该就是我在梦游吧。」

费利帝点点头。这听起来有点诡异,甚至可能是某种心理疾病的症状。若是在平时,他可能会建议派蒂去看心理医师,自己则专心解决她生理的问题就好……但这次,不知道为什幺,他没有这样做。不久前,他听唐娜说过的那番话,让他发现自己平常问话没能问出的细节,可能影响了病人减重的成败。虽然心理疾病不是他的专长,他还是决定顺着这条路走下去。

「派蒂,梦游吃东西的确能解释妳为什幺体重增加,可是为什幺是现在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为什幺妳3年前没有梦游?3个月前也没有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费利帝再接再厉。他是流行病、传染病医师,不愿意接受表面的答案,他知道通常在发生触发性事件之后,才会发生这类事情。霍乱肆虐伦敦苏荷区并不是不幸所致,而是有个因素连结所有生病的人,而那个因素就是一口被汙染的水井。

费利帝不相信派蒂会无缘无故开始梦游。

「派蒂,妳仔细想想。最近生活中有没有发生什幺事?为什幺妳会现在开始梦游吃东西?」

她安静了片刻。

「我不知道这件事跟梦游有没有关係,不过我在上班的地方遇到了一个男人。」她说着说着,又垂下了头。

费利帝安静地等待,最终派蒂开始解释事情原委。派蒂是在疗养院工作的护理师,最近她负责的一位病人一直追求她,那是名已婚、年纪大她很多的男人。他曾说过派蒂减肥后变得漂亮许多,之后一直对她提出猥亵的要求。一开始,费利帝没有听懂,不过是小小的尴尬而已(当时可是1980年代),怎幺会引起这幺极端的病症?他继续问下去,事情才水落石出——原来派蒂从十岁开始就和祖父发生不伦关係,那也是她开始增重的时期。

那天,派蒂离开以后,费利帝医师发现自己无法忽视派蒂和唐娜之间的共同点。这也许是巧合也说不定,但两名病人都是在小时候被侵犯之后,体重就立刻开始增加。而数十年后的现在,派蒂被男性病人追求的同时也开始变胖了。费利帝心想,会不会是她的潜意识透过增重,想办法保护自己不要再次受创?他会不会一开始就没看清这些病人的病因?费利帝是医生,他一直认为病人过重是问题,但如果这反而是解决方式呢?说不定体重是病人心理和情绪上的界线,可以保护他们不受伤害。也许这就是为什幺减重最成功的病人剥下了防护层之后,又急着把防护层吃回去。

费利帝怀疑自己窥见了虐待与肥胖隐藏的关连。为了看清两者的关係,在帮减重中的病人问诊时,他开始问他们小时候有没有被性侵的经历。他惊骇地发现,似乎有一大半的病人都曾经遭到性侵。一开始,他认为这不可能是真的,不然他早就该在医学院里学到性侵和肥胖的关係。但是,在看过186名病人以后,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现象。为了确认这不是该群病人独有的特质,也不是他提出问题的方式导致的误差,费利帝请5位同事为接下来100名病人看诊时,也询问病人有没有受侵犯的经历。当这5位同事得到相同的结果时,费利帝知道他们挖出非同小可的事实了。

十类童年负面事件

费利帝找到童年逆境经验和身体健康的关连,造就了后来关键的童年逆境经验研究。在这个例子中,医师学侦探追寻线索,用科学方法检验他们的直觉猜测。这场研究从一开始的2名病人,发展到后来,成为帮助医疗工作者了解病人的基础与关键。

费利帝开始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调查,然后努力推广这件事。他在1990年参加了一场于亚特兰大举行的全国性肥胖研讨会,被同侪狠狠批评了一番。观众席中一位医师甚至坚称病人被虐待的经历都是他们自己杜撰的,目的是掩饰他们失败的人生。根据费利帝的说法,其他观众听那位医师这幺说,纷纷鼓掌表示同意。

并不是所有参加研讨会的人都认为费利帝医师被病人耍了。那天,在讲者的晚餐会上,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的流行病学家大卫.威廉森坐在费利帝身旁。这位资深科学家告诉费利帝,假如童年受虐的经验和肥胖真的有关係,那将是非常重要的发现,但没有人会相信只有286个案例的研究。费利帝需要做规模更大、在流行病学方面更完整的研究。用几千人证实他的假说,而不是用减重计画中的一小群病人做研究。

几週后,威廉森介绍费利帝认识流行病学医师罗伯.安达。过去好几年,安达都在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研究行为健康与心血管疾病的关连。接下来两年,安达和费利帝读遍了连结受虐与肥胖的文献,想办法设计最好、最有意义的研究计画。他们有两个目标:

    找到儿时受虐/家庭关係失衡,和成人危害健康的行为(酗酒、抽菸、严重肥胖)有什幺关係。找到儿时受虐/家庭关係失衡,和疾病的关係。

为了达到目标,他们必须得到大量成年人的综合医学评估报告和身体健康资料。

幸好,他们需要的一部分资料,是圣地牙哥凯萨医疗机构每天都会蒐集的,因为每年有超过4万5000名成人会在凯萨健康检查中心做综合医学检验。对费利帝和安达来说,这里蒐集的医学评估报告,简直是祕密宝藏。因为里头包含人口统计学资讯、过去的诊断、家族病史,和每个病人现在的病症与身体状况。

费利帝和安达花了9个月争取监督委员会的认可,最后终于得到批准,开始进行童年逆境经验的研究。在1995年到1997年,他们徵询了2万6000名凯萨医疗机构的病人,其中6成7的病患(17421人)同意帮助他们研究童年经验对健康的影响。头两次看诊以研究为目的;一週后,费利帝和安达寄了问卷给每一位病人,请他们提供关于童年受虐和家庭关係失衡的资讯,也请他们列出自己现在接触的危险因素,例如抽菸、滥用药物和允许自己接触患有性病的性伴侣。

这份问卷蒐集了关于费利帝和安达所谓「童年逆境经验」的关键资讯。他们根据之前在减重计画病人身上看到的负面经验普遍性,把虐待、忽视和家庭关係失衡分成10个类别。他们请病人回答自己在18岁前有没有经历过这10类负面事件,希望能透过问卷判别每一名病人暴露在负面经验中的程度。10类负面事件包含:

    情感虐待(一再发生)肢体虐待(一再发生)性虐待(曾经发生)肢体忽视情感忽视家中有药物滥用情形(和酗酒者或滥用药物者同住)家中有心理疾病患者(和忧郁症患者、心理疾病患者或曾尝试自杀者同住)母亲遭受暴力对待父母离异或分居家中有犯罪情形(家人入狱)

每一类别的虐待、忽视或家庭关係失衡都计1分。因为总共有10个类别,童年逆境经验的最高分是10分。

费利帝和安达利用医学评估报告和问卷调查结果,连结了童年逆境经验分数和危害健康的行为与健康状况。

首先,他们发现童年逆境经验比他们想像中更常发生——有67%的人有过至少1种童年逆境经验,而且12.6%的人拥有4种以上。接着,他们发现童年逆境经验的「剂量」,会影响人们长大后的健康状况。也就是说,一个人的童年逆境经验分数越高,身体不健康的可能性就越高。举例来说,和一个童年逆境经验分数为零的人比起来,若有4分以上,此人罹患心脏病和癌症的机率是他人的2倍,得到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机率更高达3.5倍。

《深井效应》: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「十八公斤」 Photo Credit: 究竟出版童年逆境经验让生病机率提高

从在病人身上和社区里看到的一切,我深信费利帝和安达的研究说对了,它证实了我在临床上看到但文献中找不到的关连。看完这篇童年逆境经验的研究后,我终于能回答之前的问题了:童年受虐和被忽视的压迫,在医学上的确和能影响孩子一生的身体变化与损害相关。我现在很清楚地知道,湾景猎人角的「井」里存在非常危险的东西。它不是铅,也不是有毒废料,其实也不是贫穷——而是童年逆境经验。它让人们生病了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深井效应:治疗童年逆境伤害的长期影响》,究竟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娜汀・哈里斯(Nadine Burke Harris)
译者:朱崇旻

TED演讲超过400万人点击浏览。亚马逊读者4.7颗星好评支持。
这是一本震撼世界的革新之作!帮助我们治癒自己、孩子,以及全世界!

童年的伤和压力,身体会记住,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!
本书教你辨识自己身上是否有这颗炸弹和拆解之道。

7岁的小男孩,没有发育不良,却从4岁后停止生长……43岁的男子,无不良嗜好又热爱运动,某夜突然中风右边瘫痪……3岁的小女孩,一直想办法要增重却失败,却只要爸爸出远门就会稍微变重……42岁的女子,半夜会梦游狂嗑猛吃,造成严重过胖……

如果你是医生,
发现来看病的100名病人都取同一口井的水,其中有98人开始腹泻,
那幺你该一直开抗生素治疗?还是停下来问:「那口井里到底有什幺鬼东西?」
你我都暴露在这种常见却不曾察觉的危险之中,
因为那口深井里藏着的不是可见的有毒物质,而是:你我的童年逆境经验。

童年逆境经验对我们不只有心理层面的影响,还能改变细胞读取DNA和複製的方式,长期改变我们的身体。不仅出现学习或行为问题的机率是其他人的32.6倍、曾试图自杀机率也高达12.2倍、罹患冠心病、癌症、肺部疾病、中风、糖尿病的机率都高达近3倍、忧郁等心理疾病更突破4.5倍。

作者当了好几年的医学侦探,终于找到战胜童年逆境经验的方法,并在书中提出六大治疗重点。我们不该把童年逆境经验视为悲剧或童话故事,也不须克服、怪罪或选择遗忘自己的童年。而是该找到直视这个问题的勇气、打破恶性循环,进一步获得能治癒一个人、一个社区的工具,从而逐步改善整个国家、整个世界的健康。

《深井效应》:妳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有多重?「十八公斤」 Photo Credit: 究竟出版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